Raspberry Pi埃本·厄普顿说:”我们当时真的认为或许会卖出大约1000台,最疯狂的设想也就是10000台而已。”不过事实并非如此。现在超过 70 万台 Raspberry Pi 被爱好者们改造成机器人、无人机,甚至家庭自动化系统。

今年34岁的芯片设计师埃本·厄普顿,在被问及 Raspberry Pi 的销售情况时表示,“我们当时真的认为我们或许会卖出大约1000台,最疯狂的设想也就是10000台而已。我们当时也没有想要大量生产,只想着生产 几台,到时就发给那些打算来剑桥大学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。”

不过,事实并非如此。去年2月份上市的时候,最初的10000台在几个小时内就销售一空。第一天的订购数量更是达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——10万 台。现在销售数量更是超过了70万台,这些Raspberry Pi被爱好者们改造成机器人、无人机,甚至家庭自动化系统。

Raspberry Pi的初衷

尽管创造了2012年计算机行业的一个传奇,然而,埃本·厄普顿和他的同事们的初衷并非如此。他们成立Raspberry Pi基金会的 初衷是鼓舞下一代成为程序员,而不是造电脑。只是他们认为创造出一台足够便宜,并且可以让孩子们随便hack的电脑,是吸引孩子最好的做法,于是就有了 Raspberry Pi。埃本·厄普顿说,“我看了一下我们基金会的计划书,上面写的不是‘我们要创造一台微型电脑’而是‘我们要让孩子们喜欢上编程’。”

 

埃本·厄普顿培育下一代程序员的热情来源于他在剑桥大学的工作经历。2000年年中的时候,埃本·厄普顿在剑桥大学负责计算机科学本科专业的招生工作,他 发现每年申请攻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的能力越来越差。他说10年前的学生入学的时候,基本都有一些汇编语言和几门高级语言的知识,现在的学生就只懂一些 工作技能,比如HTML和Javascript,或许还会一点PHP。

 

raspberry-pi-supercomputer-2854-13

埃本·厄普顿说,“现在的学生在进入计算机专业学习之 前很少有机会接触编程,如果是因为他们不喜欢,我会很伤心。我相信他们还是喜欢的,只是没有一个好的途径去学。学编程你得付出10000小时,因此如果你 在18岁的时候就开始学,要达到10000小时会容易得多。”

尽管埃本·厄普顿依然相信孩子们是喜欢编程的,在第一次向孩子们展示Raspberry Pi时他还是很紧张,害怕孩子们不喜欢。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孩子都喜欢玩智能手机,刷社交网站,但是却不一定会对这些东西背后的技术感兴趣。埃本·厄普顿透 露,“我们在发布Raspberry Pi前的一个星期去了一所学校,给孩子们玩Raspberry Pi,他们非常喜欢,都玩疯了。看到他们还对编程感兴趣,我们实在是太高兴了。如果他们不喜欢我们会很受伤。”埃本·厄普顿认为孩子们之所以喜欢,是因为 编程可以让他们觉得自己可以控制机器。

 

出人意料的订单数量

基金会的初衷只是制造少量的RaspberryPi,需求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设想,这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挑战。毕竟,Raspberry Pi基金会只是埃本·厄普顿和其他五个受托人贷款成立的慈善机构,所以资源也相对有限。埃本·厄普顿说,“如果只制造1万台,我们还是可以应付的,我们做 梦也没想过要制造10万台。我们当时面临的挑战主要有两个。一是以当时的资金,我们根本不够钱,因此产量上不去。其次,物流方面,我们也应付不过来。”

为了应对大量的订单,RaspberryPi与Premier Farnell和RSComponents这两家主要的电子产品分销商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,授权他们制造和销售Raspberry Pi。电子产品分销商能够以较低的价格采购元件,所以与它们合作可以降低制造成本。此外,它们的全球分销网络也可以帮助Raspberry Pi基金会解决物流问题。

 

最初,这些RaspberryPi都是在中国制造的,但是从去年9月份开始,部分生产转移到了英国威尔士。在南威尔士的索尼工厂现在每天可以生产4000台Raspberry Pi。目前,RaspberryPi的售价只是略高于成本,没什么利润。尽管如此,Raspberry Pi基金会还是得和那两家分销商分摊这部分利润。不过,埃本·厄普顿表示这些利润已经足以支撑Raspberry Pi基金会的日常运作。他说,“现在虽然不是财源滚滚,但也足够了。”

 

Raspberry Pi的应用情况

目前,RaspberryPi的销售分布大概是英国约占三分之一,北美占三分之一,世界其他地方占三分之一。除了英国和美国之外,大部分的销售都在欧洲。中国、印度和南美的销售量还是相对较低。Raspberry Pi的早期用户并不是对编程感兴趣的孩子,而是那些发现了一个可以Hack的新玩具的老男孩们。据埃本·厄普顿透露,成年技术狂热分子大约占了 Raspberry Pi早期用户的五分之四。不过,现在儿童用户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。此外,还有不少老师购买Raspberry Pi。埃本·厄普顿估计已经有好几百所学校将Raspberry Pi用于课堂教学。

技术爱好者们不知疲倦的对RaspberryPi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改造,有人用它造了一艘无人驾驶的船,还有人将它用于家庭远程控制,这些改造让我们看到了Raspberry Pi的无限可能性。埃本·厄普顿说他本人最喜欢的一个项目是一个将RaspberryPi附着在气球上并将其送入“亚太空”的项目,也就是说将RaspberryPi送到海拔30千米到40千米的高空中,那里只有百分之一的大气层,温度只有-50摄氏度。该项目利用Raspberry Pi拍摄了一组很美的照片。埃本·厄普顿说,“我绝对是一个太空迷。我非常喜欢那些从40千米的高空拍摄的照片。”

企业对Raspberry Pi也感兴趣

企业也对这款信用卡大小的电脑很感兴趣。由于现在产能提升,所以开放了批量购买,于是Premier Farnell发现订单数量激增,甚至有些订单一次性购买几百台。

据埃本·厄普顿透露,有些企业已经开始将Raspberry Pi用于工厂生产线的自动化。他说,“普通的电脑一般都要几百美元,而且他们明显没有Raspberry Pi好。” 埃本·厄普顿认为Raspberry Pi为企业提供了成本更低的替代品。

埃本·厄普顿说他相信RaspberryPi的需求量会保持在现在的水平,也就是每个月售出10万到20万台,至少能保持一年。他说,“虽然总是有人担心 我们的销量会下降。但是我认为不会,还有很多地区和人口我们还没有覆盖到,所以我们还可以向前走一点。”

 

未来的计划

埃本·厄普顿表示,RaspberryPi基金会不会和行业中其它机构一样每一年推出一款新产品,所以不要期待Raspberry Pi基金会会频繁发布新版本的Raspberry Pi,也不要期待Raspberry Pi的价格会有所变化。他说,“我们肯定会在合适的时候推出新版,但2013年不是合适的时间。我不想抛弃那已经卖出去的70万台Raspberry Pi。”

 

事实上,相对于推出新版,埃本·厄普顿更倾向于循序渐进的升级现有版本。目前Raspberry Pi就有两个型号,型号B就是对型号A的升级,型号B的内存由型号A的256M升级到了512M。此外,埃本·厄普顿也非常重视软件的优化,他认为软件和 硬件一样重要。

 

你比较一下Linux的Debian发行版的启动速度和Raspbian发行版的启动速度,就会发现软件软化的好处。Raspbian是针对 Raspberry Pi定制的,重写了操作系统的部分软件,以适应Raspberry Pi的ARM V6架构。这些优化加快了对底层硬件的操作速度,例如memcopy和memset分别获得了2倍和7倍的速度提升。所以“如果你问问从去年5月份一直到 现在都在用Raspberry Pi的人,他会告诉你去年8月份的时候Raspberry Pi的性能得到了巨大提升。”

 

不过,对于埃本·厄普顿来说,让Raspberry Pi变得更加易用,还是比让它变得更快要重要,至少要让它的开发环境变得更简单易用。他希望Raspberry Pi一启动就直接进入Scratch的开发环境。

 

我希望人们能够记住Pi

Pi 的成功并非没有代价。埃本·厄普顿和他的妻子利兹(Liz)共同负责基金会的公关工作,工作职责包括管理、宣传和Pi社区的建设。但是埃本·厄普顿还有自己的工作,所以他非常的忙。

不过,埃本·厄普顿说现在基金会已经相对稳定,他有非常强大的团队,所以他非常相信他们可以把基金会管理好,他打算去旅行一段时间。

在被问及他希望RaspberryPi留下什么时,他说“现在很多的工程师都有关于Acorn BBC Micro和在上世纪80年代编写自己的第一个BASIC程序的记忆,我希望2030年的工程师都有关于Raspberry Pi的记忆。”他动情的说,“我希望到时,那些通过RaspberryPi 进入这个行业的工程师们,有一天会拿出一个布满灰尘的Raspberry Pi,然后坐下来试试看它还能不能用。”这样多美好。